<noframes id="zx7zx"><pre id="zx7zx"></pre>
<track id="zx7zx"><strike id="zx7zx"></strike></track>

        <pre id="zx7zx"><strike id="zx7zx"></strike></pre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zx7zx"><strike id="zx7zx"><strike id="zx7zx"></strike></strike></address>

          《你給我希望,我給...

          發布者:張盛     發布時間:2020-02-07

          你給我希望·我給你力量 ——寫給終將迎來曙光的中國人 時光的車輪,就這樣駛進了2020的春天, 本是一個歡樂的中國年, 本是一個團圓的中國節, 卻因為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, 讓2020的開年顯得有些艱難。 正是共擔風雨時, 良知告訴我們每一個人, 疫情面前,人類命運與共, 惟有眾志成城,才能筑起捍衛生命的長城。 此刻,我們在貴州、在貴州農信向祖國報告、向武漢祈禱: 縱使跨越千山萬水,請接收我們最真摯的祝福, 因為,此刻的我們也和你們一同堅守在各自的崗位, 一起努力著為早日打贏這場疫情殲滅戰而奮力奔跑。 我是一名駐村干部, 連續14個日夜的不停值守, 我忠誠于自己的崗位、忠誠于自己的職責, 我們迎著寒風在勸返點, 一次次告知著想進村入戶的外鄉人。 白米飯、白菜、蘿卜就著辣椒水就是我們的午飯, 沒有和家人的團聚、沒有和朋友的寒暄, 只因我是一名駐村干部, 我的職責就是堅守崗位,守護村鎮百姓的安全。 我是一名農信黨員, 這個年三十,我選擇堅守在一線網點。 電話那頭是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喊, 電話這頭是我不停地說著抱歉; 想起還有臥病在床的父母, 我的眼淚模糊了視線。 但比起身處戰疫一線的他們, 我們的這點付出又何足掛齒。 扎根三農沃土、服務千萬百姓, 本就是初心與使命所在, 正如沖鋒一線的逆行者, 同樣選擇義無反顧。 我是一名一線柜員, 肆虐的病毒讓我們不得不戴起口罩, 但是您好、請坐、請問需要辦理什么業務的服務不變。 縱然我們的微笑被口罩遮擋, 但這背后的溫暖和笑容不變。 正如那些奮戰一線的斗士, 任憑防護服把全身打濕、任憑口罩在臉上留下印痕, 他們的執著堅守,也讓我們懂得了什么叫對于職業的尊重。 保護好自己才能服務好別人, 我想,前線的你們也一定要這樣。 我是一名科技人員, 我每天的工作就是要維護好電子銀行渠道的暢通。 疫情隔絕了我們面對面的服務, 但卻阻斷不了我們心連心的相伴。 掏出手機,在網上實現金融需求, 只要不出門,就是對疫情最好的貢獻。 同樣,在每一個省份、每一個社區, 都在用最好的方式保障著人民生活的正常有序, 因為這叫命運相連,所以才懂心心相通。 此刻,我是誰顯得不那么重要, 因為,我們每一個人都是這場戰斗的參與者和親歷者, 和武漢在一起,我們是一千四百萬分之一; 和湖北在一起,我們是五千九百萬分之一; 和祖國在一起,我們是十四億分之一。 奮斗的時代在一起, 我們看到了“健康所系,性命相托”的醫務工作者, 我們看到了“分秒必爭,夜以繼日”的建設者, 我們看到了“不計得失,無私奉獻”的志愿者, 此刻,黨旗飄揚在戰疫一線,黨員堅守在戰疫一線, 每一個平凡的崗位上都書寫著關于責任與擔當的榮光, 每一個篤定的目光里都飽含著關于新生與重生的力量。 舊歲此夕盡,新春今日回。 立春了, 萬物可愛,皆成詩篇, 面朝武漢,春暖花開。 當黎明的曙光刺破云層照耀大地, 當沉寂的街頭恢復喧囂車水馬龍, 當你我揭開口罩,出門擁抱陽光, 春天,真的來了! 也許走在某個街角、想起某個場景, 我們還是會害怕和心悸, 但轉而是滿臉的熱淚盈眶, 因為,在這片孕育生機的土地上, 總有一些人會給予你希望, 而你也會給予一些人力量。 還好,這一路,我們都不曾放棄,共迎曙光!

          發布者:張盛
          ?
          久久精品99超碰,久久αv高潮αV喷吹a√,最近中文字幕2018免费版
          <noframes id="zx7zx"><pre id="zx7zx"></pre>
          <track id="zx7zx"><strike id="zx7zx"></strike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<pre id="zx7zx"><strike id="zx7zx"></strike></pre>

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zx7zx"><strike id="zx7zx"><strike id="zx7zx"></strike></strike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